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管理登陆
中文 | English
» 首 页 » 海角举隅 » 正文
尼我那些回不去的时光
[ 作者: 陈雅君    出自:    发表时间: 2015-06-25   点击: 1042 ]

席慕蓉曾说过:“我遇见你,在我最美丽的时刻?为此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那前世的我一定是在佛前求了很多个五百年才换来了今生尼我的相遇相识与相知。

尼我相遇于2013年的五月,喜马拉雅山另一边的家乡早已进入春末,互相争艳的花儿也陆续开始凋零,而尼国却正是艳阳高照的夏季。也就是在这样的一个季节,我和我的小伙伴们携手踏上了这片陌生的土地,并与这个被誉为“百花盛开的国度”结下了一段情愫。

刚下飞机的我们便领略了尼国扑面而来的“热情”,接着映入眼帘的便是一排红色的建筑,在蓝天白云的衬托下显得格外的喜庆,再加上她较高的体温,让我这个初来乍到者感到了不一样的“温暖”。走出机场便很迅速地从人群中找到了来迎接我们的学长学姐,然后拖着行李跟着大部队坐上了“大黄蜂”。在车上我一边向学姐学长们咨询着各类奇形怪状的问题,一边好奇地打量着这个陌生的国度。在坑坑洼洼的道路上与漫天飞舞的灰尘里,一双双纯净的眼睛和一张张挂满笑容的脸,一只只躺在太阳底下安祥地晒着太阳的流浪狗,一座座神奇而古朴的寺庙,一群群裹着五颜六色的布悠闲行走着的妇女,一辆辆标着各种奇形怪状字母蹦跶着向前的小三轮。“温暖”与“纯朴”就这样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脑海里。

2014年我再次背井离乡来到了这片温暖与纯朴的国度,没有了之前的眷恋与不舍,也少了些许好奇,更多的却是一份平静与从容。走出飞机,外面的气温依旧很“热情”,机场红色的建筑似乎褪去了先前的喜庆反而略显亲切。坐在出租车上双眼凝视着这座既熟悉又陌生的城市,发现她竟然不知不觉地变Fashion了不少。原本坑坑洼洼的街道变得平整宽敞了,神奇古朴的寺庙换上了新装显得更加神气,路面上除了缓缓蹦跶的小蹦蹦还时不时会冒出几辆高大上的公交车,街道上除了穿着五颜六色纱丽的妇女还多了些肤色各异的各国友人;但一双双眼睛还是那么纯净明亮,一张张脸上依旧洋溢着如花的笑容,遍地的流浪狗仍旧安祥地享受着阳光浴。尼我再遇,他依旧温暖纯朴,但更像是一位精神抖擞青春活力的花甲老人,那么地和蔼可亲。 

知道我所任教的学校是尼泊尔比较好的一所酒店管理学院,学生主要是十八到二十几岁的大学生后,我内心一直忐忑不安,我不知道自己该怎样才能hold住那些跟我年龄相仿的大孩子。但不安归不安,工作还是得继续。5月15日在领导的带领下我来到了任教学校——IST College.当天上午跟学校董事以及校长见了面,校长董事见了我后第一句话便是“how old are you?”而我则很没底气的回了句;“二十二”。与校领导的交谈加重了我内心的不安与紧张。心里一直默默祈祷:千万别把事情搞砸了,一定得好好加油!为了让我熟悉学校的环境,见完校领导后领导便让我去转了转校园。走在校园里,站在学生中间反佛自己又回到了学生时代,我一边仔细地记着各个地点的位置,一边微笑着给学生们打招呼。学生们则用好奇的眼光不停地打量着我这个新来的Chinese Mam,偶尔还会有一两个学生用尼式中文向我问好,然后又像做错了什么事情似的跑开。学校面积不是很大,但餐厅、厨房、图书馆、篮球场、品酒室应有尽有,很好的应证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这句话。当晚不知是因为太紧张还是外面的雨声太扰人,我竟然破天荒地失眠了,脑子里不停地浮现出第二天上课的画面。第二天,我穿着旗袍踩着高跟怀揣着紧张与不安的心情走进了教室,接着便拿起马克笔在黑板上很大方地写上了我的中文名和英文名,然后便开始用颤抖的声音和不流畅的英语开始了我的第一堂对外汉语课。当我站在讲台上看见学生们全神贯注的在听我讲解每一个知识点时,内心无比的自豪与感动。慢慢地慢慢地我的声音不再颤抖,整个人也越来越自信,给我人生的第一堂对外汉语课课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接下来的日子我便全身心地投入到了教学工作中,为了提高学生的学习兴趣,除了正常讲解汉语言知识点外我还穿插一些中文歌曲舞蹈课、中文电影课、中国传统文化课等课程。除此之外还结合学生所学专业,补充了酒店语言、服务语言等内容的学习。让学生既感受了汉语的无穷魅力也领略了我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经过一段时间与学生的相处,我们之间的配合越来越有默契,也发现其实他们各个都很才多艺,我组织他们参加了中华才艺比赛和汉语演讲比赛,并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也极大地提高了她们学习汉语的热情。除此之外我们还组织学生去中餐馆进行了一次实习,让他们将自己所学专业和汉语的学习紧密地结合在一起。平日里我除了上课,排节目,偶尔会去学校食堂尝一尝学生做的各国菜肴,或是跟着学校厨师做做糕点,抑或是跟着学生一起布置布置餐厅,久而久之我便融入了IST这个大家庭。

十二月底,大部分的学生都被选到三亚各大五星级进行为期一年的实习,为他们送行时内心除了不舍更多地却是欣慰。临走前学生再三叮嘱:“老师,如果你回中国了一定要来三亚看我们。”春节除了收到国内家人朋友的新年祝福,更多的祝福则是来自我三亚的那群学生。当他们用很标准的汉语跟我说“老师,新年好,恭喜发财!”时,我知道他们已经开始用汉语学交流了,也让我感受无比的幸福;当他们到了中国发现中文比他们想象的要重要,跟我说“老师,对不起,我不是故意上课捣乱的,我从现在开始一定好好学中文,请你原谅我。”时,我发现他们懂事了长大了,也让我非常欣慰与感激。

虽然她们会在课堂上提各种稀奇古怪的问题故意为难我,他们会为了一个good Friday,嚷着吵着我给他们放电影,偶尔她们也会跟我闹闹脾气撒撒娇,说:“老师,我可不可以不写?”;但是她们也会跟我分享他们的小秘密;会邀请我去家里做客;会带着我去参加她们的各种活动;会课下往我手里塞各种奇怪的食物,说:“老师,这个很好吃,我特意从家里给你带来的。”;会跟大声跟我说:“老师,我爱你!”,然后听到我淡定的回一句:“我也爱你们!”满足的离开;会在课间把我包围的严严实实然后各种盘问,看见下节课的任课老师来了还不舍得对我说:“老师,一定要等我!”。尽管课堂上他们会调皮会捣乱会惹我生气,但课下她们也会像小孩子一样做各种鬼脸逗我开心;尽管她们偶尔会埋怨汉语很难学老是记不住,但还是会乖乖地按时按量的做完我布置的作业;尽管她们会偷懒拖延我交代的任务,但最终也会熬夜练习把我给他们的舞蹈歌曲学会学好。她们喜欢打扮的很成熟,好像是为了去掩盖内心的稚嫩。这就是她们,我那群可气又可爱的大孩子,需要喝斥与教导,更需要鼓励与关心。

除了那群青春洋溢可气又可爱的的孩子,相处久了我还发现在我们IST这个大家庭里一直以凶著称的女校长私底下其实挺和蔼可亲的,发现扑克脸的教学主管笑起来其实还蛮可爱的,发现高大威武的厨师平日里还是挺调皮的,发现小胡子教学主任上起课来还是挺严肃的,发现学校看门的大叔其实私底下学会了不少中文。这就是她们,一群外表看似很严肃冷酷,内心却很善良友好的领导同事们。

有时候会想如果当初没有选择来这儿,是不是一切会变得不一样,但仍旧不后悔与尼的相遇相识相知。因为如果不曾到过这神比人还多的国度,我就不会领略到佛祖的魅力与浓厚的宗教气息;如果不走过这百花盛开的国度,我就不会亲眼目睹如此多纯粹的自然风光;如果不曾来过这世界上幸福指数最高的国度,我就无法暂时远离那些错综复杂,慢慢地享受晒晒太阳看看书的日子;如果不曾经历那些没电没水的日子,我就不会相信世界上竟然还有如此贫穷并且神奇的国度;如果不曾与尼相遇,我就不会放慢脚步,停下来欣赏身边的风景,眺望远处的雪山;如果不曾与你相识,我就不会认识那么多可爱的人;如果不曾与你相知,我就无法学会在漆黑的夜晚,静静地聆听自己的心声。

 

文章录入: skywalker | 责任编辑: skywalker
上一篇文章: 依托国际汉语教师项目... 下一篇文章: "泰“不一样
Copyright © 2011-2017 怀化学院国际交流处|jlc.hhtc.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