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管理登陆
中文 | English
» 首 页 » 海角举隅 » 正文
谜如六七八
[ 作者: 孙瑶    出自:    发表时间: 2016-10-11   点击: 413 ]

谜如六七八

怀化学院 外语系赴泰志愿者 孙瑶

现所在学校:佛统府皇家学院(全男生)

来这之前万分期待在这的时光,这里的生活对我来说一直都是个谜。特意将朋友送的笔记本带上,希望能记录下生活的点滴。可哪知,再执笔已是三月之久。

记得刚来时,嘴角会时不时地上扬,尽管不是完美的45度,但却也是无可替代。

扯着嗓子高喊让人倍感亲切的母语,热情如泰式微笑;手舞足蹈地解释心中所想,期待着一种超越国界的共鸣;呼吸着异国土地的气息,新奇如新生的baby。人性美善存的办公室格外温馨,与梅姐的慢速聊天也能有家的温暖,学生可爱的笑容也成了每天的必修课。粘着蜜的每一天不会让我觉得身处异国,仿如另一个向我敞开怀抱的家。

前一个月的生活几乎全都是围绕着学生、课本、教案。双休日除了睡睡懒觉,和老师一起出去吃饭,几乎全是拿着电脑不停地在敲击,总觉得会有更好的方式存在。每天都能听到学生老师粘着蜜的夸赞——可爱,为此还特意注视镜子中的自己许久,跟“端哥”有着一个模样、一种性格的我虽然天生乐天派,可也想好好地做回女神,对于这些铺天盖地的可爱,也会手足无措,笑笑,然后谢谢。忘了提我的学校King's College全是小帅哥、大帅哥、老帅哥。没错!全是男生,当然也不排除lady boy。他们的活跃也是我难以描述的,但要是在中国必会看作是有多动症的小孩。生活在泰国的小孩幸福指数要远高于中国小孩,学习从来都不是必修课,如同业余爱好的一种培养。上课不受任何条件的约束,自由如魔鬼,前一周嘶哑的嗓音才让我想起microphone的存在。每天都要喊课而非上课。尽管每天如此却也精神抖擞,新奇而期待。这一月,踏的每一步,轻快而欣喜,我就像是飘动的花朵,带着蜜,甜甜的。

前一个月的我生龙活虎,每天像打了鸡血般早起、晚睡,每天都带着并不疲惫的微笑出门,和那满满的爱回“家”。慢热型的我直到第二月才感受到地域感带来的一个个小问题。

一、学生的活跃感无外教能敌,更何况全是男生。每节课的内容有限,与之前培训时的场景千差万别。光解释那些游戏规则就有你受的,关键是一大堆说完,学生还来一句——mai lu(泰语:不明白)。有两法可解决此事:一是提前学好要用的泰语。二是示范法。此法尽管耗时,可效果明显,值得一用。

二、高年级学生的不配合、无视、无礼、目无尊长让人有种想哭的冲动。我教的高一班,他们中大的也只比我小三岁,比我高也比我壮,想hold住他们着实难。那一天我站在六楼的角落吹了一上午的风,风再大也拭不干留下的泪,吹不走头顶的一大团乌云。一直对学生仁慈,希望他们不要有太大压力,可看来这套行不通。写了反馈给领导,随后副校长教训了他们一顿。凡事不要太扛,理性做出判断,切勿感性,劳心伤神!这是我得出的结论。之后他们的表现也出奇地安静,虽远不及一班的表现,对我来说也已足以,也相信时间会让他们成长。

三、在学校有一位教橄榄球的体育老师,见到我的第一天一个劲地说我可爱,说要把我永远留在泰国,还问身旁的老师中文的“我爱你”怎么说。那一晚我做噩梦了,梦到被人追杀。之后梅姐相邀一起去曼谷和牛奶,委婉地拒绝了三次,可他们压根就不懂什么是委婉的拒绝,最后还是去了,去之前换了衣服,穿上了长裤,西装外套,还将此事告知了两位好友。现在想想也觉得很好笑,每二十分钟都可以接到两个电话,同行的梅姐也觉得很奇怪,不停地问在和谁聊天。可当时的那种害怕与不安让我坐在车里一句话也不敢说,时不时回答几个问题,却也总是心不在焉。曼谷的堵车想必大家都早有耳闻,只恨车太慢,到牛奶棚已是晚上七点多。吃的东西也是特殊对待,甜得发抖。很想赶紧吃完赶紧走。可哪知,吃完面包喝完牛奶,又来到一家有名的泰式餐厅,心想这下完了,还要吃饭。点了一桌子菜,吃得不多,大家都不饿,太晚也吃不了多少。在这又喝到了特殊的饮品,桂圆蜜汁甜到发抖。回去已是晚上十一点多了,路上又开了一小时的车。回来的时候Pi Mon跟我说不要害怕,开玩笑而已,又说要带我去这去那玩,看到了一个地儿就给我介绍,说要周末带我来玩。心里已经在呐喊“不可以”,可也只能礼貌且坚定地说不可以。不管玩笑与否,保护好自己才是我仅能做的。也很感谢他们的友好与热情。当天便发了一条动态——“有时候可爱也是一种负担……”。也谢谢知晓此事又还不停替我担心的两位好友。回到家已是凌晨,步履蹒跚,晕车头痛,倒头便睡。第二天的太阳照样灿烂。

近来的一个月,悲喜交加。办公室的我很安静,很想与老师聊天,可语言不通,完全是个硬伤,之前国内的种种预测题唯有一个让我不那么重视——语言。可却至关重要!想要在这生活得更好,学习得更好,就得会说泰语。刚来的一个月,一有时间就会记词背句。可课太多,活动太多,都给搁下了。而且这样零散地学也记不了多少。印象最深的是学生在课堂上教的泰语,现在都可信手拈来。

朋友的到来无非是一件美事,我们一同去了Hua Hin。第一次看到海,无比激动。在海滩上走了一个多小时,才深深地知道,还是如此遥不可及、没有尽头。与好友一同相处的四天仿如一季,过得很充实很开心,暖暖的,睡觉都会笑醒的。可离别时的忧伤也确是刻骨铭心。急急忙忙地来到机场,时间太紧,就这样望着她回去时的背影,不舍地留下这样一段话——“离别时匆匆的背影,来不及说声再见,真想给你一个拥抱,一个暖暖的拥抱。你走了,我回了,只留下几滴眼泪。”

游玩过后,便开始接下来的母亲节,教240个学生唱感恩的心,一共十一个班,唱了尽三周,确有种唱吐的感觉。还教了六年级学生手语,举办了小型比赛,选了一、二、三名和优秀一二三。踊跃报名的十二名学生也将在母亲节表演给老师和爸妈看。任务艰巨,用心教着,可心中会时不时想起一件事。有个班的班主任年纪稍大,在歌唱比赛的时候她走进教室叫她班上的学生走,之后在练习唱歌时,问学生歌词哪去了,又说给班主任撕了,然后诸多的活动也让我,不只是我,所有的外教都觉得我们从来都不被平等对待过,且阶级化很是严重,早已超越尊老爱幼的意味。

在这的三个月,泰国人的佛教信仰让我感受颇深,每次与泰国老师出去玩都会先去寺庙拜一拜。泰国的车速着实快,一聊到这个便让我想起了坐过山车时的失重感,一阵寒颤袭来。路上醒目的红字写着最高车速80km/h,可他们的车速表上向来都是超过100km/h的。而且路上几乎看不到走路的人。有天和朋友在散步,还调侃说估计走路的都是中国人,其实特欣赏咱民族勤劳的美德。泰国学生的八卦能力也实属罕见。学生进教学楼是不允许穿鞋的,提着鞋,整齐地摆在教室外的鞋架上。就连吃个饭也要让学长们先坐。经过学长旁边,也是一排排地哈腰弓背,按着秩序走过去。刚来时不懂,还以为高年级的学生欺负小学生,为此还愤愤不平了好久。

谜一样的泰国,想要去探索它的美。不管开心的不开心的我都将微笑着去接纳。不同肤色的人说着中国话,不同肤色的人开始接纳中国,了解中国,喜欢中国。听着他们口中一句句混杂各方语言的中国话,让我更有动力,相信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文章录入: skywalker | 责任编辑: skywalker
上一篇文章: “魂牵梦萦”布兰森 下一篇文章: 刘磊霞-我的俄罗斯之旅...
Copyright © 2011-2017 怀化学院国际交流处|jlc.hhtc.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